自从找到经方治病的“钥匙”之后,治愈率大幅提高,患者数量猛增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导语:这些年,他一直在老家汤阴县城看诊,随着患者的增多,和交通的不便,他搬到了中国最大的交通枢纽城市郑州张仲景大药房坐诊。金子放在哪里都会发光,才短短几个月,全国各地患者便纷至沓来。
他的工作分两块,一块是外出讲学,一块是周六周日坐诊。
很多网友问,他都看什么病,如果回答说什么病都能看,有些网友是不信的。其实,中医是辨证论治,不讲病名,所以无论什么病通过四诊都能诊疗。一定要说他能看哪些病,那就是:各种慢性病居多,比如高血压,糖尿,胃病,荨麻疹,湿疹,粉刺月经不调,崩漏,失眠,抑郁症等也有疑难病,比如,甲状腺结节,乳腺结节,肺结节,肺癌,食道癌,肝癌等。
疗效怎么样?他的回答是:三分之一的无效,三分之一的明显见效,三分之一的特效。
对于这个效果,我问了一位名老中医,他说,如果这样,已经非常了不起。我也觉得了不起,因为那些坐在医院里的中医大夫有多少能达到这个水平的?

有人说,现在出的医书不像1980年代以前,内容真实,一丝不苟,好多东西都是臆想出来的或者虚构的。中医药杂志中的一些论文也是水分太多,缺乏可信度。当然,也有例外。去年,因为网上对河南经方高手张庆军的呼声很高,就买了一本他新近出版的《经方讲习录》。名字和大医曹颖甫的《经方实验录》相若,心里有点小嘀咕。曹先生的书学中医的特别是经方医几乎无人不知。张老师的这本书怎么样呢?尽管网上很多人给予好评,我还是要看看。结果是,不看则已,一看就被吸引住了,篇篇都是干货。正像他的微博一样,他把《伤寒论》《金匮要略》用了10年的时间吃透了。找到了门径,找到了法门,找到了打开这两部医学经典书籍的钥匙——病脉证治。有了这四个字,使他临床诊病到用方治疗如虎添翼,疗效大为提高。
他把具有指导性、方法学的经验一一写了出来,有的简直像几何公式一样,比如六经诊断概要,神圣工巧,一目了然。窃以为,对中医爱好者来说,如果学习伤寒金匮,可以节省几年的苦读原著的艰辛,对于已经熟知这两部著作的中医人士来说,也一定会有不少启迪。

他说,他要把这把“钥匙”传给每一个热爱中医的人,用它打开《伤寒》《金匮》宝库的大门。中医人千万不能被那些西医病名给吓住了。中医大病重病都能治,而且能治好。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久治不愈的大病,被他轻而易举治愈后,患者激动地直落泪……

有几位读者留言说,写写河南张庆军呗,这人看病厉害。我也知道他厉害,每次转发他的文章特别受欢迎。用网友的话说叫“篇篇有新意,能学到东西”。

有铁粉说他买了一本《经方讲习录》,让我也买。我说已经买了。他说他看了那么多老中医写的书,张老师的书最有味道。我说怎么个有味道?他说开始没有太在意,后来越读越痛快,有“拨开青苔汲山泉”的感觉。

这两年,名气开始大了。他经常被邀请外出讲学。他讲的辨病也好,论治也好,《伤寒》《金匮》的脉络非常清晰,通俗易懂,清楚明白。没有空泛的理论,让人云里雾里,有捷径、有诀窍,从开课到结束,让学员一直兴奋着。本人听过他的课,“如听仙乐耳暂明”,听完他讲的一个病好像立马就感觉自己成了中医小白的升级版。学员听了他的课后,最直接的效应就是患者成倍的增多,疗效大大提高。

他原先是一位西医,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后来转向了中医。他觉得如果把中医研究透了,可以应万病。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中医里最好的西医,西医里最好的中医。

他没有家传,中医全靠自学,自学让他真的成了才,成了大才。

有些老中医,一直在吃年轻时的本钱,岁数大了就不再怎么读书了。学无止境,尤其是中医这一行,如果不能干到老,学到老,是无法与时俱进的。

张庆军的治学方法是,上班看病,下班读书。《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名著,没有国学功底,想进入堂奥,谈何容易?有多少中医学子,不是毕业了对中医四大经典著作,依然心中了了吗?我相信他的国学功底也不一定能有解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的水平,但我知道他有一种信念:熟读精思子自知。

他没有进中医药大学系统学习,硬是靠自学自悟。他相信《三国志》中那句话“读书百遍而义自见”。坚信熟能生巧,巧能生神。

每当绞尽脑汁,百思不得其解时,荀子的话就会在耳边响起:“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通,鬼神将通之。”万事不知须问书,多看多读,多读多看,反复看,反复读,反复琢磨,反复思考,当你的执着努力连鬼神都感动了的时候,困扰你的问题就有答案了。

学中医要吃苦头的,学中医经典要吃大苦头的。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枯燥。需要定力,需要恒心。要相信自己,皇天不会辜负每一位有心的人。只要你是天鹅蛋,就是生在养鸡场里也没关系。

陈修园说:“儒者不能舍圣贤之书而求道,医者岂能外仲景之书以治疗。”

徐灵胎谓:“上古圣人,以汤溶治病之法,惟赖此书之存,乃方书之祖也。其论病,皆本于《内经》,而神明变化之;其用药,悉本乎于《神农本草》,而融会贯通之;其方皆上古圣人历代相传之经方,仲景间有随证加减之法;其脉法,亦皆《内经》及历代相传之真诀;其治病,无不精切周到,无一毫游移差错之处,实能洞见本源,审察毫末,故所投必效,如桴鼓之相应,真乃医方之祖也。”

这是张庆军迷上仲景之书的主要原因。

《医宗金鉴》曰:“先自张机书起,盖以前之书,皆有法无方,《伤寒论》、《金匮要略杂病论》创立方法格式,始有法有方。诚医宗之正派,启万世之法程,实医门之圣书也。”

这又让张庆军从“方法格式”中找到了经方治病法门的钥匙——病脉证治。

伤寒一通,百病能通;伤寒一明,万病能治。中医学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医学。

伤寒是百病的基础,伤寒之方,通治百病,善治伤寒者,杂证自然能治。

实践证明,他从《伤寒》《金匮》着手是正确的。正是因为反复研读,仲师把进入门径的“钥匙”交给了他。有了“病脉证治”这把钥匙,用于临床,如有神助,屡试不爽。

经验告诉他,刚开始他走的偏方、验方、秘方的道路属于旁门左道,只有“病脉证治”才是运用经方治病的不二法门。

对他来说“病脉证治”就是他的重大科技成果。

修心者终将成佛。治学者必将成才。有人留言说,他的论点以及诊疗水平,堪比国医大师。我不会这样说,但对他的未来我是有信心的,一定前程辉煌。

见解独到,发人未发,让人脑洞大开

张庆军是个善于思考的人,他的思维和常人不一样,属于发散性思维。有些习以为常甚至在人们脑海里根深蒂固的东西,常常会有不同见解,令人耳目一新,脑洞大开。

为了弄明白经络是什么,他查了无数的资料,思考13天,最后累得在床上躺了三天。

由此看来《论语》“学而不思则罔”论得还真对。想想自己读书时经常趴在桌子上打瞌睡,就想去碰墙。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杜甫为什么能写出那么多流传百世的诗词,就是读书多嘛。今天学习,明天学习,今天思考,明天思考,大脑就会开窍,就会灵光。奇思妙想就会像涌泉一样汩汩而出。

我们经常听到大夫说,脱发、失精是肾虚,是熬夜过多等等,然而,在张庆军的研究里,却另有新解:脱发相当于头皮出血,失精就是亡血。

脱发怎么治疗?有一天,他苦苦思索一个小时后,恍然大悟:发者,血之余也,脱发,就是脱血也。说白了,脱发就相当于头皮出血,脱发就是出血。

金匮第六篇血痹虚劳病:虚寒相搏,此名曰革,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失精。亡血和失精并列,说明失精就是亡血。

再看脱发。而失精家发落,清谷,亡血,失精。充分说明把脱发当成出血来治疗的依据。因此,虚证脱发可以用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治疗,实证脱发用三黄泻心汤治疗,三黄泻心汤就是治疗吐血,衄血,上部出血的处方。如果病人虚实夹杂,就可以合用这两个处方。

雷人吗?雷。醍醐吗?醍醐。有根有据,有感而发,无需质疑。

怎么说鼻窦炎都无法和精神病联系起来,他的研究结果显示:鼻窦炎误诊为精神病的不少。

有个病人因为头晕,脑ct、脑电图检查正常,后来被诊断为抑郁症,然后吃精神类药物,结果全身无力,嗜睡。

经过询问得知,病人鼻塞,流鼻涕,因此建议病人再做鼻窦ct,结果确诊为鼻窦炎。

鼻窦炎误诊为精神病的不少。很多年前有个12岁的女孩,因为头疼头晕,被送到精神病院住院三个月,甚至经历了电休克疗法。后来找到我,确诊为鼻窦炎,吃中药20天痊愈。

640-128

科学和不科学的诊断方法,大相径庭,想想就叫人害怕。曾经看到名师演讲,女人经期感冒出现精神症状,本来一副小柴胡汤就能治好,结果被医院送到精神病院,治成了精神失常。

这句话几乎研究经方的人经常挂在口边,然而,少阳病有好几个症状,但见一证是哪个证?张庆军的答案是:但见一主证便是。

《伤寒论》小柴胡汤中有“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那么,这个“一证”到底怎么抓?尿毒症的主证是“小便少”吗?请看张庆军的解释。

《伤寒论》第101条说:“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伤寒论》第16条:“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这条说了,见了病人,首先要观,要观其脉证。然后还要知,要知犯何逆,最后是治,随证治之。病比较顽固的怎么办?

尿毒症小便少不一定是主证。尿毒症,十个医生十个把小便少当主证,我觉的不对。还要考虑皮肤痒会不会是主证?嗓子疼会不会是主证?很有可能,皮肤痒好了,嗓子疼好了,小便就正常了。

如果一个病人有5个症状,我们分别把这5个症状都当成主证来治,最多5次调方病人就好了。

我再改动一下,更符合临床。但见一主证便是,不必悉具。但治一主证便是,不必悉治。

血液病在医院属于难治的病,属于大病,即使偶尔治愈,预后也不是很好。而且治疗费用相当昂贵。张庆军通过临床得出的经验是:用六经辩治血液病,好像并不难。

血液病西医说根源在脊柱的骨髓。因此我就用六经定位法来分析骨髓和血液病。从上到下,骨髓都有,因此对辨证无帮助。从背到腹,骨髓属于少阳。从左到右,骨髓属于阳明和太阴。

因此,血液病属于下面这些类型。1、少阳病。2、阳明病。3、太阴病。4、少阳阳明病。5、少阳太阴病。6、阳明太阴病。7、少阳阳明太阴病。

一女,20多岁,原发性血小板减少。除了常见症状外,问她还有什么难受时,病人说正额疼,还有早上口苦。处方是小柴胡汤加白芷。白芷用来治额头痛。7天后化验血小板上升,额头不疼,改为小柴胡汤原方。三七粉一天两次,一次两克冲服。这个病人又吃了80副,除根了。

简单的血液病一般都是一个经出了问题。单纯的少阳病,或者单纯的阳明病,或者单纯的太阴病。

用六经立体定位,能解决好多问题。特别是利用西医的诊断,用中医治疗。这样中西医就结合了。

问题复杂的病,特别是一些能威胁生命的疾病,往往是三经同病。象恶性淋巴瘤,白血病之类。

患者来了,不管是什么病,他的第一诊断是:治病一定要先查一查有没有表证。表证不除,病是很难治好的。

这个方法,让许多大病重病被当做感冒给治愈了。家属怎么都不理解啊,不理解又不行啊,病已经治好了啊。

有个患者胃痛两年,四处求医,都没找到根源,用药无数,原来是感冒,三副药愈。女,33岁,鹤壁人。胃病两年多,四处求医,均不见效。左胁下疼痛,中西药用过无数。除左胁下疼痛外,还有脖子疼,两肩膀发沉,头晕。我说你是感冒了。她和她丈夫笑了,然后说曾有一次吃感冒西药感觉很舒服,但吃后胃疼加重,不敢吃了。

为什么说是感冒?因为她除了上面那些症状外,还有肌肉痛。

病人尽管胃镜提示浅表性胃炎,但她有肌肉痛,就说明有感冒。就是中医里的表证。

柴胡桂枝汤七副。吃完后打电话说,症状已去九成,胃基本不疼了。

尽信书不如无书,迷信片子会被蒙。如果医生就按照片子检查结果治疗,如果你就相信片子报告的结果,那么,有些时候,你可能会被无效治疗,病没治好,钱没了。张庆军提醒:当医院用片子告诉你是腰椎间盘突出时,或许是感冒。

腰痛,一通检查后说腰椎间盘突出,但这不是病根。有个年轻的男子,突然腰疼,疼的受不了,除了腰疼,没有别的症状,医院CT显示腰间盘突出。于是,输液,理疗,针灸,按摩,止疼药,住院七天,始终无效。无奈之下,咨询于我。

我详细诊断后给他说是感冒。病人立刻否认,说是腰间盘突出。

我说肯定是受凉了。病人回答是。夜里睡觉被子没有盖好,早上起床腰就疼起来了。

我本想开葛根汤。病人说住院熬中药不方便。于是建议生姜红糖水,冲服快克。结果,一次见效,第二天就出院了。又吃了两天,腰一点也不疼了。

小处不可随便。蝼蚁之穴能溃堤坝。小病就是大病的根。治病要除根,就不能忘记小病。

乳腺增生我忽然想通了。乳腺增生,每到月经前加重,显然就是病人表证未解。因此,我想到了阳和汤治疗乳腺增生,里面有麻黄。乳腺增生的病人,得病的来源就是她以前曾经有月经期的感冒,没有彻底痊愈,就留下了表邪,时间长了,就得乳腺增生了。一个34岁男性,恶性淋巴瘤。问诊得知病人同时有鼻窦炎,当时我就先给他治疗鼻窦炎,治好鼻窦炎后,才治疗淋巴瘤,效果很好。前几天病人来复诊,一切良好,无症状,无复发,无转移。这个病人治疗效果好,应该跟我先治疗他的鼻窦炎有关系。很多大病的来源往往是小病。

找到病根几片药几块钱,不会找病根,用惯常思维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花成千上万也治不好。这个经验弥足珍贵:一到夏天就哮喘的可能是虫喘,如果是,几片药或许连根都除了。输液治疗半天缓解了,还会发作,不找到病根是治不好的。

同行在非洲行医两年,很感谢我的一个经验。他在家时治一中年人哮喘,当时想起我以前给他说的经验,哮喘要考虑虫的问题,病人眼里虫斑很多,就用肠虫清治疗,效果既快又好。到非洲,恰巧他的老板有几个哮喘病人治不好,黑人,他一看,这不就是虫喘吗?就对老板说用肠虫清。老板说开什么玩笑?他说用用就知道了。一试,神效。不但见效快,还除根。后来他发现,非洲的虫喘病人特别多,而且其他的疑难病里也有很多是虫引起,这下子有秘方了,很快成了名医。我问他为什么要回国?他说,一是太热,二是不安全。

一年中,什么时间最可能是虫喘?显然应该是夏天。也就是说,凡是夏天哮喘的病人必须考虑虫喘的可能性。特别是有的病人光到夏天喘,更要高度重视。有的人是湿热体质,也比别人更易得虫喘。小孩子大多有虫,但大人中也必须考虑到虫的可能性。

虫喘的诊断,看眼里有没有虫斑(在眼白上面,出现兰色的斑片,就是虫斑)就知道了。治疗也很简单,肠虫清一般就可以了。如果效果不好,就用乌梅丸。

肠虫清治好后虫斑会消失,但要等一段时间。

这个经验弥足珍贵,一个小床病人到了医院,医生在挂吊瓶时会考虑虫子也会引起哮喘吗?如果哮喘根源是虫子引起,挂吊瓶是不是白挂,挂了也治不好。

诊断方法和治疗方法都已经说清楚了,下回遇到哮喘病人可要当点心了。

咳嗽40年,看了无数医生,花了无数的钱,吃了无数药,最后16片药除根

一个咳嗽了40年女的病人,她说咳嗽也不太厉害,就是没事了就得咳嗽几声,能想到的检查都做了,凡是治咳嗽的药都吃过,最后就两个字,无效。北京上海都去过了,知名的中医知名的西医都找过,谁也给治不好。我就看了看病人的眼白,眼白上青斑很多。我问她,化验大便有虫卵吗?说大便化验正常。我说我知道了,你的咳嗽是蛔虫卵在肺泡里引起的。病人说,我不管是啥引起的,你能给我治好就行了。我说那还不简单。

史克肠虫清两片,早上空肚吃,早上忌油。两天后再吃两片。半月后再吃两片,17天后再吃两片。半年后重复上述过程一次。这个病人吃了两片史克肠虫清后,就不咳嗽了。共吃16片除了根。这个病人离我老家就三里地。给我介绍了很多疑难杂症。

 

640-127

好办,好办,好办……办法总比困难多

打开西医教材,慢支、慢阻肺、肺心病无特效疗法,对症治疗,并积极治疗原发病。这个原发病指的是上呼吸道感染。

我治病时,慢支病人说,咳嗽,喘,吐痰,胸闷。我是不关心的,我最关心的是鼻子透不透气,鼻甲是否肥大,鼻窦压痛区是否有压疼,可以这样说,十个里有九个鼻炎鼻窦炎。好了,我不可能给病人治慢支,我会给他治鼻炎鼻窦炎。出人意料的是,往往鼻炎鼻窦炎治好后,病人也不咳嗽,不喘了,不吐痰了,这时候再吃一段预防感冒的中药,病人不感冒了,经过一个冬天没问题之后,好多病人就除根了。同理,慢阻肺,肺心病都可以这样治。

病人来了后,先看有没有鼻炎鼻窦炎,有的话,先治鼻炎鼻窦炎,鼻炎鼻窦炎治好之后,不少病人就好了。我治过好多病人,大部分需要吃20副到50副药。这样就把大病变成了小病,小病,我当然有把握了。

有的病人没有鼻炎鼻窦炎咋办?好办。看他是不是便秘,是不是腹泻,是不是有痔疮,也就是说咱不治大病,咱先治相关的小病。治肺病先治大肠,这也是脏腑辨证。

有的人问,那万一慢支病人,鼻子正常,大肠也正常,咋办?好办,看他有没有皮肤病,肺主皮肤,咱先治皮肤病,皮肤病好了,那么慢支自然也就好了。

有人问,如果一个慢支,鼻子正常,大肠正常,皮肤也正常,咋办?也好办。咱看他其他系统有没有问题,比如说有恶心呕吐,咱就先治恶心呕吐,恶心呕吐好了,往往慢支也好了。这实际上是五行理论的具体应用。

现在反过来,如果一个病人长期腹泻,治了好几年也没治好,来找我治,我往往不去治腹泻,我会看这个病人有没有鼻炎鼻窦炎,有没有皮肤病,有就先治那个病,那个病好了,往往腹泻不治自愈。

你把这个见解跟其他中医说说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射精不利可以看成是小便不利,不能射精可以看成是射精不利。

阳痿病人用经方该如何治疗?我思考是这样:病人阳痿的后果是不能射精,不能射精可以看成是射精不利,而射精不利可以看成是小便不利。

为什么把射精不利看成小便不利,其实看了《经方实验录》里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应用就明白了。桂枝加龙骨牡蛎汤的原文是治疗失精,就是治疗遗精。曹老先生用来治遗尿如神。显然曹老先生在这里把遗精看成了遗尿。

既然这样,我把射精不利看成小便不利当然也是正确的。

107条:“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柴胡剂龙骨牡蛎主之。”

这个处方能治小便不利,自然就能治阳痿。

仲景所说的“里急”主要指二便憋不住。

里急,这个词出现过多次。比如伤寒论127条:太阳病,小便利者,以饮水多,必心下悸。小便少者,必苦里急也。

虚劳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酸痛,手足烦热,咽干口燥,小建中汤主之。

虚劳里急,诸不足,黄芪建中汤主之。

里急的意思是大便很急,憋不住。或者小便很急,憋不住。

比如好多老人,说小便了就必须马上小便。又比如好多人早上一起床就得上厕所,就叫里急。所以好多结肠炎都有这个症状。

我想,滑精也应该属于里急的一种。早泄也应该属于里急的一种吧。

类似的“想法”,在他的书中有很多,是很多其它书籍中未曾提到的。而且,实践证明他的这些“想法”并非异想天开。用于临床,有意想不到的疗效。

经验心得诀窍秘方,经常分享从不私藏

读书收获的是精神食粮。在他的书中可以说满满都是干货。就像有网友说的“实用性很强,每一页都不想漏掉”。

他的所有分享不是说一半藏着一半,唯恐你看不懂,说的清清楚楚。

经过临床摸索,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六经诊断方法,很值得借鉴。被称之为:六经病问诊捷要临床极具实用性。尤其是对太阴病和厥阴病的诊断,独有巧思。

太阳病两个诊断标准:怕冷和脉浮。其中无汗是麻黄剂,有汗是桂枝剂,脖子僵硬、背部僵硬是葛根剂。

少阳病两个诊断标准,口苦和胁胀胁痛,见了口苦,见了胁胀、胁痛的病人就应该考虑少阳病。

阳明病两个诊断标准:怕热加出汗,大便干。

太阴病提纲证自利不渴可以诊断,我总结的经验是:病人吃了凉东西难受的就是太阴病。极个别病人,问吃了凉东西难受吗?病人说从来不吃凉的,所以吃了凉东西是不是难受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就需要用别的诊断太阴病的方法了。

用厥阴病的提纲证来诊断厥阴病,当然可以,但在临床上不太方便。

我的方法是问病人手脚凉不凉?如果手脚凉,则考虑有厥阴病的可能。记住,是可能而不是一定。如果手脚不凉,则排除厥阴病。

诊断少阴病,采用提纲证,脉微细,但欲寐。我的经验是少阴病病人共性是精神疲倦,休息差。

少阴病的问诊是问病人是不是有精神,睡觉怎么样。

太阴病的诊断诀窍

看病,先定六经很重要。太阴病如何诊断?太阴病的第一个诊断标准: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

太阴病的利是大便稀,一定要记住,大便不能粘。有的医案里说病人大便粘条,粘冻样,用理中汤,但是病人大便本身并不粘,就是说病人大便后就觉得大便净了。没有大便不净的感觉。冲马桶时一冲就净了,大便不粘马桶。

有这样大便特征的人,再加上腹痛,腹胀,食不下,就可以诊断为太阴病。

太阴病还有一个明显特点:自利不渴。

其实,自利益甚。这句话还表达了一层含义,病人肚胀,大便次数多,按说病人大便后病人肚胀应该减轻,但太阴病的肚胀不是这样,它会大便次数越多,肚胀越厉害。这就叫益甚。

为什么要反复的谈太阴病的诊断问题?

举例,肚胀病人,我问,大便怎么样?病人答5天一次。我又问,吃了凉的东西难受吗?病人往往会说,我从生了病就不敢吃凉的了。我会对病人说,我当然知道,没有一个病人会去喝冷水,他们都喝热水。我问的是假如你吃了一个凉苹果,肚子会难受吗?病人说不难受。

好了,我知道这个病人没有太阴病。

这个病人就不可能是理中汤,桂枝人参汤,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等。就是说太阴的处方全部被排除。同理也不会是附子理中汤。

只要学会了诊断和鉴别诊断,疗效自然有把握。诊断太阴病先找一个太阴药。干姜就是太阴的主药。凡是含有干姜的处方都可以认为是太阴病的处方。或者是兼顾治疗太阴的处方。不过,有的处方可以治疗好几个经的病。比如柴胡桂枝干姜汤可以认为治疗太阳少阳太阴的处方。

当然,有的处方没有干姜,但也是太阴的处方。还有,几个加减里有干姜的处方小柴胡汤,真武汤,四逆散。

一个病人,通过问诊,病人没有太阴病。那么,上面这些含有干姜的处方就全部排除了。

再比如说,一个咳嗽病人,通过问诊,病人有太阴病,那么就要在含有干姜的处方里选。

病人就很可能是小青龙汤,苓甘五味姜辛汤,或者小柴胡汤加减,或者真武汤加减或者四逆散加减

反过来,一个咳嗽病人,通过问诊,没有太阴病,那么病人就不会是小青龙汤,不会是苓甘五味姜辛汤,不会是小柴胡去人参,大枣,生姜加五味子干姜汤,不会是真武汤加五味子细辛干姜汤,也不会是四逆散加五味子干姜汤。

三阳经病简易辨病准绳

脸上难受,必然是阳明表证;

颈椎难受,必然是太阳风证;

两侧耳朵难受,头眩目眩而耳聋,必然是少阳经表证。

太阳经走后背,从足部小拇指开始向上走,窜到了颈椎。所以太阳病,项背强几几,自汗出恶风,鼻鸣干呕,恶风,怕冷。仲景定下六个病名。太阳病一发作,就会循经到颈椎。

阳明病病于前,二拇指外面有个内庭穴,内庭向上循经,过了足三里向上行走,走过肚脐两边往上,从下颌到面部,交汇到眉棱骨。

这叫太阳经走于后,阳明经走于前。

大便秘结的鉴别

大便头硬,先硬后溏,脉无力,吴茱萸汤。

调胃承气汤大便特点大便不硬,大便困难,要么大便次数少,要么大便稀而粘,要么大便不爽快。

小承气汤大便硬,大便长条状,非常干。

大承气汤大便特点是燥屎,大便都是圆球状的干粪便。不但硬,而且圆。大承气汤还有个特殊情况,热结旁流的自利清水。

小承气汤是阳明病大便硬条状。

大陷胸汤是阳明病有燥屎合并热水。就是大家说的水热互结。大陷胸汤的症状特点是从心口到少腹,整个腹部按着石硬,就是像石头一样硬。大陷胸汤的疼痛比较厉害,厉害到手不可近。就是病人特别怕别人碰他的肚子。三个方一个比一个厉害。

乳腺癌可以按肺痈论治

读经方实验录肺痈案后,悟出乳腺癌不管是否溃烂均可按肺痈治疗。肺痈病是吐脓吐血,腥臭。乳腺癌溃烂后,也会流脓流血。乳腺癌溃烂后,完全可以当肺痈治疗。因此,葶苈大枣泻肺汤、桔梗甘草汤、千金苇茎汤必须用。在乳腺癌没有溃烂之前,可以认为是肺痈轻证,也可以按肺痈治疗。

曾经治疗过十几个乳腺癌开花的病人,流脓流血有的效果好有的效果不好,以后应该会提高疗效了。

治疗疑难病就等着患者感冒,治好了感冒疑难病也好了,这是绝招

血小板减少病人,9岁。多处治疗无效,找我吃中药治疗。每星期化验一次,每星期调一次处方,用很多办法,血小板时升时降,升一两万,小孩爸爸不满意,我也不满意。治半年,小孩爸爸说,儿子啥时能好。我也发愁,就说这样,干脆别治,啥药也别吃,等小孩感冒,啥时候感冒了,马上给我打电话,不要用任何药物。

一个多月后,小孩感冒了,流清鼻涕,体温38.5,嗓子疼。予中药,药方是治疗风热感冒时方,有荆芥、防风,无治血小板的药。量都是三克五克,一小包15元。我对他爸爸说,为保险起见让小孩住院,但什么药也不能用,光喝中药,万一夜里烧的越来越高,或者突然大出血,就赶紧用西医抢救。我一夜没睡,估计小孩的父母也一夜没睡,只怕万一小孩大出血,有个三长两短咋办?第二天一大早,小孩爸爸打电话说,喝药后,小孩出了汗,现在体温已正常。不用住院,回家继续吃中药。三副药吃完,不发热,不流鼻涕,嗓子也不疼了,化验结果18万。可把我俩高兴坏了。就此停药,到今天已经快十年,多次化验,血小板都正常。

我治疗疑难病时多了一招,一心就盼着病人感冒,病人感冒了,我就什么药都不让他用,也不去考虑他的原发病,就光用中药治感冒,屡获奇效。往往感冒治好了,原发病也豁然而愈。

临床上,有很多疾病一旦感冒明显复发或加重,比如血小板减少,再障,慢性肾炎,肾病综合征,尿毒症,慢支,肺心病,鼻炎、鼻窦炎,关节炎,牛皮癣等等,大家切记,要想治好这些病,就一定要把握住病人感冒的最佳治疗时刻。感冒了,一点点的西药也不能用,中成药也不能用,就喝汤药,光治感冒,不要考虑他的原发病。这就是疑难病治疗秘诀。

太阳为病之入路,更为病之出路。太阳病就是病的出路,很多病要除根,必须会治太阳病,除此别无良法。

谁说少阳病的脉是脉弦

判断一个病是不是少阳病,根本不用参考脉象。除了太阳病和少阴病,其它的病都没有脉象。诊断一个病是不是少阳,阳明,太阴,厥阴时完全不用考虑脉象。

有一次,我把六经病的提纲全列在了一起,看了好久。突然,就被炸了。

太阳: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阳明:胃家实。

少阳:口苦咽干目眩。

太阴: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

少阴:脉微细,但欲寐。

厥阴: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

我发现,除了太阳病和少阴病,其它的病都没有脉象。

也就是说,诊断一个病是不是少阳,阳明,太阴,厥阴时完全不用考虑脉象。

大家公认,小柴胡汤是少阳的主方,所以我查了小柴胡汤的条文没有提到脉象的。

我只好强迫自己忘记“少阳病脉弦”这五个字。

反复思考后,得出结论,判断一个病是不是少阳病,根本不用参考脉象,现在我忽然明白了一句话,好多医案说要舍脉从证,原来说的是这种情况。

比如,一个病人口苦,胸胁苦满,但脉象不是弦细,而是其它脉象,这时候当然要舍脉从证了。

为什么?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少阳病根本不需要考虑脉象。

如果觉得以上经验还不够过瘾,那好,找来书看看吧,里面除了珍珠就是玛瑙。

病脉证治应对百病,验之临床效如桴鼓

西医分科很细,会治肝病的不一定会治肾病,会治皮肤病的不一定会治心脏病。而中医不一样,通过四诊可以治疗所有疾病。

用一位经方家的说法就是,小到肿瘤,大到感冒,全都能治。这话听起来有点反了,其实没有反。能治好伤寒的大家,一定能治好现在人们认为的大病,如肿瘤癌症等。

有人问张庆军主要擅长治哪些病,他的回答是,如果一定要问他能治哪些病,最近这几年在肿瘤癌症的治疗上效果还是不错的。这说明,在现在人的心目中,能治好这些令人闻之色变的大病,其它疾病一定不在话下。

对中医大夫的称呼都喊老中医,他今年还不到50岁,是一位年轻的老中医。都说看中医要找年龄大的胡子长的看,他们经验多。但是,在年轻的中医队伍中,张庆军应该属于佼佼者。

看他的医案,具有一举两得的效果。既看到了他治好了这个病,又能从他的症候(病脉证治)分析中,受到启发,学到经验。这才是老师。

“病脉证治的辩证方法发现以后,我如获至宝,心中狂喜,在临床上进行了大量验证,数不清的病例都证明了病脉证治的辨证方法是正确的,是可以重复的,是经方入门的钥匙。”张庆军说,自从有了这个法宝,好多疑难病一点也不可怕,只要方法对头,很快就好了。快的超过你的想象。千万不能被那些西医诊断给吓住了。

“治病有了规矩,就不会无的放矢,也不会胡乱出方。中医不能模糊治病,而要精确治病,运用经方更是如此。”

复发性口腔溃疡,很多人误认为是热证,其实好多是寒证

某女,46岁,从小就容易口腔溃疡,最开始用抗生素,清热解毒,后来用各种喷剂,如冰硼散,西瓜霜喷剂等,也有效。后来又用云南白药胶囊,吴茱萸涌泉穴外用等也有效。就这样,各种维生素都吃过了,好多保健品也用过。

根据病人自己说的,能想到的都用过了,为此还跑了不少大医院。

听病人讲述之后,我倒吸一口冷气,肯定是疑难病。

病人做过很多检查,血糖,血压,肝肾功能都正常。已经排除白塞氏病。

病脉证治分析如下

1、怕冷,不怕风。2、口不苦,口不渴。3、大便不干。4、吃了凉东西难受。5、手脚温。6、下肢凉,睡眠可以,精神可以。7、舌淡边齿痕,舌苔水滑。8、脉沉无力。

诊断:少阴病水分证。

处方:真武汤。五剂。

病人服用后,感觉有效果,但效果不明显。说明大方向正确。

再次处方:真武汤加肉桂2克后下。五剂。

这次效果明显,很快就不特疼了。五天后,真武汤加肉桂、怀牛膝。吃完后,溃疡愈合了。

半年后病人熬夜后再次复发,又用上述方法三剂愈,告诉她以后不要熬夜了。

一年后又来一次,又是三剂愈。

这次,间隔了两年多了,一直没有来找我,应该没有复发。

思考:虚则补之。这个病人脉无力,是虚证,那么就要用补。病人属于寒证,就要用热药附子、生姜。怀牛膝可以引血下行,肉桂可以引火下行。

复发性口腔溃疡是临床常见病,小病不小,病人治疗了很多年,受了很多痛苦。西医只知道抗生素,维生素,我们没法评价。好多中医也只知道清热解毒,太可惜了。

反流性胃炎吃奥美拉唑有效就是不除根

某男,58岁,西医确诊反流性胃炎,主诉是烧心,吐酸水。十几年了,一直没有治愈。吃奥美拉唑也有效,就是不除根。

1、病人脉无力,是个虚证。2、病人手脚凉,是厥阴病。3、病人烧心,吐酸水,就是心中疼热。4、病人属于典型的厥阴病的乌梅丸证。

乌梅丸:乌梅60克、细辛3克、干姜5克、黄连6克、当归2克、附子3克、川椒2克、桂枝3克、人参3克、黄柏3克。

半月症状消失。注意饮食规律,清淡饮食,一年后未复发。

讨论:

病人吐酸水,烧心,并不能确定就是胃酸过多。因为,有的萎缩性胃炎照样也会烧心,也会吐酸水。

既然烧心吐酸水和胃酸多少并没有关系。所以,治疗反流性胃炎时就不用考虑这个因素。直接病脉证治,正确处方,就完全可以治愈了。

有人说,烧心病人,吐酸水病人不能吃酸味药,不能吃山楂,乌梅,这是错误的。

乌梅丸是厥阴病的主方,主证是寒热错杂。张老师有个经验,手脚凉就可以基本判定为厥阴病。病人烧心、吐酸水,理解为厥阴病总纲所说的“心中疼热”颇具巧思。如果习惯性地用制酸药很可能无效。原方乌梅300枚,是丸剂量,这里用汤剂重用君药乌梅60克,其它药物小小与之,主次分明,很快治愈。

类风湿因子阳性的低热病人

某女,19岁,低热三年。类风湿因子阳性。肘关节红肿热痛,下午低烧。舌质红,舌苔腻。

这是湿热。病人下午低烧,就是日哺所剧者。

诊断:湿病。

处方:麻杏薏甘汤。

又根据伤寒病病脉证治诊断为大柴胡汤证,腹诊诊断为桂枝茯苓丸证。

最后处方: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合麻杏薏甘汤。

服用45天低烧退,疾病痊愈。类风湿因子化验转阴。

膝盖如冰吃过好多附子无效,7副药治愈

某男,49岁,两个膝盖发凉,像冰一样凉。用过艾灸,吃过好多附子,都不见效。

病人脉有力,是个实证。

舌尖红点,说明是郁热在里。

处方:四逆散合栀子淡豆豉汤。七剂膝盖凉消失的无影无踪。

黄褐斑4个月全部退掉

赵女士,39岁,流产后半年脸上开始出现黄褐斑,在美容院花了不少钱,黄褐斑面积却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深。终于想起吃中药了。

病脉证治程序如下:

1、头不疼,脖子不难受。怕冷,怕风,容易出汗。2、口苦。乳腺增生。3、口不渴,不怕热,大便稀溏。4、吃了凉东西难受。吃饭正常,小便正常。5、手脚凉。6、精神睡眠都可以。7、胃不胀。8、舌质淡,苔薄白,脉无力。

病:厥阴病。

脉:无力。

证:口苦,手脚凉。

治: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加减

处方:柴胡24克、桂枝9克、干姜9克、天花粉12克、黄芩9克、牡蛎6克、炙甘草6克、当归9克、白芍12克、川芎9克、泽泻9克、白术12克、茯苓12克、菟丝子9克、白芷6克。

泡半小时,煮半小时,去渣再煎10分钟,一天一副,一天两次

效果:半月后开始见效,一个半月后明显见效,继续用药共四个月,黄褐斑全部退净,病人感觉身体体质也明显好转。

怀疑患癌症,全国各地做胃镜,所有医生解释她都不信,一支药液10分钟解决,激动地直哭

女,20多岁,长得十分的漂亮,婚姻不称心,得了咽炎。怕是食道癌,就不停的做胃镜,不停的吃药,全国各地去做胃镜,所有的医生都给她说是咽炎,病人不相信。病人不知咋的来找我治疗。我就问她,你为啥不相信是咽炎,而要怀疑是食道癌?病人就问我,说张医生,咽炎是不是个炎症,我说是。病人又问,那为啥我用了那么多的消炎药,这个炎症就消不下去?它不是癌症是什么?我就问她,那你说你要咋样才能相信这不是癌呢?病人说我除了吃饭睡觉时没感觉,其余时间就觉得嗓子里有东西,你只要让我在不吃饭睡觉时没了这个感觉,哪怕只要一分钟,我就相信了。我一听,大笑,那还不小菜一碟。我拿了一支利多卡因,敲开,找了个娃哈哈吸管,让她喝了一支。我对她说,你不要说话。十分钟后再说话。停了十分钟,我问她,还有感觉吗?病人激动得直哭,说嗓子里没感觉了。就这一支利多卡因,病人就好了。就解决了她的恐癌心理。

这个脑部疑难病,如果不用六经辨证,还真没法下手,几副药治好了,省了8万块手术费

王某,女,44岁,六年前做脑囊肿手术,结果不慎手术中颅骨损伤了一个0.5毫米的小孔,形成了脑脊液鼻漏。后来动不动就发烧,今年病人到河南省一附院就诊,希望手术修补,结果医院说她的这情况只有北京才能做,而且北京只有三个医生敢做,还不能保证成功,费用大致8万左右。

病人当然不想上北京了,她妯娌肝癌在我这儿治疗效果挺好的,于是问我能否吃中药治疗。

症状:不能低头,一低头鼻子里流清水,天冷厉害,不能见风,见风后也加重,口不苦,口不渴,心不烦,大便不干,小便不黄,小便正常。舌淡,苔薄白,脉细无力。冬天不生冻疮。有时心慌,睡觉正常。一低头像自来水一样的流清水。

我心想,流清水,相当于出汗,见风加重,相当于怕风,这不就是桂枝汤证吗,病人脉细,所以选当归四逆汤,因为病了六年了,属于久寒了,于是用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另外病人骨头破了一个洞,加了骨碎补。

处方:当归15g、白芍15g、桂枝15g、细辛3g、大枣12个、生姜12片、吴茱萸2g、骨碎补20g。一天一付,一天两次。十副

另外三七粉2g、白及粉2g。温开水冲服,一天两次。

病人复诊,说吃药后一次也没流过,低头也不流了,风吹也不流了。就是三七粉太难喝了。

继续用药,上面处方不变。准备让她吃30副药后做核磁检查。病人说不想做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好了。

省市最好的医院都做了全部检查,厚厚的一大堆片子,怀疑是肿瘤,结果就是个感冒,打了两针10分钟就好了,除了拍片子那还会看病?连个感冒都诊断不出来,太笑话了!

这么离奇的病例,绝非个例。同样是检查治疗,一个小题大做,一个举重若轻。

我经历过的最离奇的是一个女病人,她觉得身上没劲儿,除此之外再无症状,就跑到市里最好的医院去就诊,医院让她做了全部的检查,最后说怀疑有妇科肿瘤。病人就又到省里最好的医院,又做了很多检查,有的说是肿瘤,有的说不太像。住院输了几天液,也不见效。正月十四那天,叫我帮忙看看,假都请好了,一过小年上北京。我到病人家时,家里一片狼藉,冷冷清清,毫无节日气氛,病人躺在床上,满面愁容。她丈夫拿出厚厚的检查结果,和厚厚的片子让我看,我说别让我看那些东西了。你找了那么多专家,要是肿瘤早定了,还用我来下结论。我又问病人,你有什么难受?病人说,主要就是没劲儿,提不动东西。我又问腰疼不疼,说腰疼。我又问,身上紧不紧,答有点紧。问完了,我哈哈大笑,对病人说,一个感冒而已。何必要到北京去呢。病人两口一听,大喜。但又问,为什么大医院不知道是感冒呢?我说大医院光想大病,很少治感冒,所以就误诊了。病人问咋办?我说简单的很。找个小诊所,打一针,用两支安痛定加一支地塞米松,十分钟就见效了。病人按我说的去做,果然打针十分钟后就觉得舒服多了。我让她减量为一支安痛定,一支地塞米松,连打三天。这个病人就好了。也不用去北京了。

后来两口非请客不可,我是从来不吃病人请的饭的,这次我心里也确实高兴,就破例去了。酒桌上她丈夫很想把我灌醉,终未如愿,因为我根本就不喝酒,只吃菜。

人已赞赏
名医名家

走近国医大师

2021-5-14 14:21:25

名医名家

最新 | 130名“国医大师”名单出炉 你身边的医生有没有

2021-7-25 21:33:10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部分文字/图片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199-5678-6827]。从该公众号转载本文至其他平台所引发一切纠纷与本平台无关。支持原创!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