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是大病,癌症是小病,不管西医还是中医不会治感冒就不会治癌症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有两个说法,一个是感冒是大病,癌症是小病;另一个是会治感冒就会治癌症,或者说不会治感冒就不会治癌症。在很多人心目中,感冒是小病,甚至有的人会不屑一顾嗤之以鼻。如果某个医生只会治感冒,或许会被看作没水平。其实,中医通过辨证论治可以治疗所有的疾病。会治感冒的中医,一定会治疗肿瘤癌症等疑难杂病。

南阳有一位中年老中医,基本上不看化验单和影像片,也不被患者说的西医病名所左右,就是望闻问切,然后开方。开的方子基本上都是经方,而且都是原方原量,加减至多也是两三味。每天门诊量都在百人以上,其中肿瘤患者占15一20%。全国各地患者来找他,夜里两点就开始排队。从早上8点看到下午5点以后,直至看完为止。这位老中医曾经说过一句话:学会经方,大到感冒,小到癌症,都能治疗。我翻看了他和他的徒弟们数百个癌症医案,确是经验之谈。

几乎所有的疾病都与感冒有关,所以,治好感冒是第一要务。如果一个中医或者西医大夫连感冒都不能治好,那就只有两个结果:失治和误治。失治的结果是延误病情,错过了早期快速治愈的时间;误治的后果就严重了,那就是把一个本来可以早早治好的病,治成了不该有的病、大病、重病,甚至最后导致不治死亡,使患者倾家荡产。

一个大夫如果连感冒都不会治,都治不好,不管你是西医专家还是中医大师就绝对不可能治好癌症,就是治,有的也是在乱治或者拿病人做试验。因为,不会治,所以就喊出“癌症是世界性难题”来为自己的无能做挡箭牌。受此一说的蛊惑,如果有人能够治愈癌症,他们就会跳出来攻击,或者发文也被屏蔽。

对中医来说,为什么说学透了《伤寒论》就能治百病就是这个意思。认为《伤寒论》只能治疗伤寒病那是太肤浅,是没有弄懂《伤寒论》。《黄帝内经》说:“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你说没法治,是因为你没有水平。

太阳病可以认为是人体所有疾病的一个进入口,如果不把能够进入体内风寒的口子第一时间堵住,或者将刚刚进入体内的风寒马上赶出去,风寒就会一步步侵入而滋生变证,发生六经传变。可以说,大病重病就是这么来的,或者误治造成的。

有些体质弱的感冒后出现低烧,也就是太少两感。如果大剂量不间断地往血管输抗生素,说重了那就是乱治,就是害人。因为,患者本身体质弱,才只会表现为有低热。如果体质好,感冒了也是高烧。小孩为什么感冒了多数都是高烧,体质好啊。除了小孩和运动员,现在感冒发高烧的很少。所以,对一个“脉微细,但欲寐”的体弱患者,你用寒凉的抗生素就是雪上加霜。其后果是,有些会加重,不得不转院,甚至最后出现了其它病,比如肾炎、肾病综合征等。有专家撰文说,有些尿毒症就是误治出来的。也就是说,患者本身就不应该患尿毒症,连肾炎都不应该。

一位60多岁的老人,因为低烧住进一个县级市人民医院,治疗了半月低烧一直不退,治疗方法就是抗生素激素等,今天好点了,明天又反复。医生跟家属说,这个病属于无名低烧,原因待查。所有的仪器都检查了,也查不出原因,很难治好。家属一听可能不是好病,一下子慌了,家里三代单传,老太太吓得直哆嗦,话都说不出来。后来,他本家兄弟气愤地说,治不好给耽误这么多天?要求立即转院。

根据家属描述的症状,觉得应该是少阳证,属于小柴胡汤加减的范畴。我就告诉他,转院最好转到有中医的医院,不然的话,又是同一个套路:一通化验血、化验尿,各种检测设备全用上,再给你从头检查一遍。

过去的大夫白大褂口袋里都露着半截听诊器,看病时,用听诊器听听,压舌板按按,量量体温,摸摸脑袋,手在腹部触摸一下,叩叩或者敲击一下,划划足底,就基本能知道是什么病,现在这些方法基本不用了,可能也不会,全都成了科学仪器的奴隶。

在没有科学仪器的年代,心脏不好,医生会用听诊器听一下。现在,只要患者说心脏蹦蹦跳的快,胸闷,没等患者说完,医生就把检查单子开出来了。我带着病号在安贞医院看病,一位老太太说,胸闷心慌,女大夫就开心电图检查单子,我在旁边说了句人家还没说完就开单子。她白了我一眼。窗台上倒是有个听诊器,我用指头肚一抹,听筒上面有灰尘。后来,心里也有点释然了,那么多操着不同口音的患者围在身边,大夫心里也是很烦,不发火就不错了。

有人跟医生聊天,医院要是停电了,你们怎么看病?医生却说,他们有自备发电设备。

 

针对转院病号,他们脑子里会想,在你们市人民医院都治不好,肯定不是一般的病,所以再全面检查一下理所当然。然后大治也是理所当然。

前面那位患者家属把他拉到原先的地区中医院,尽管现在里面大部分都是西化了,但是中医名字还在,科室起码还是保留的。他们跟医院说,要求中医治疗,坚决不做西医那套设备检查了,不然也不会来你们医院,医院同意了。住院后,诊病的是一位女中医,不到60岁,开了方子,前后不到5天就好了。其实三天就好了,医生说再观察两天。后来,从手机上看到的处方是,小柴胡加石膏、地骨皮等。总共花了不到1000元出院了。而在人民医院那半月花了接近两万元。这不就是感冒吗?一个市人民医院竟然治不好,还说什么“原因待查”。

哎,中医能治病,就是不赚钱。

那天看到微信上有人说,有的中医药大学《伤寒论》、《金匮要略》居然是选修科目,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糟蹋神明。孰可忍孰不可忍。听一位中医大师的讲座,说这两部著作学懂了,可以统治万病。遗憾的是,现在真正学懂的寥寥无几。不说远古,单说出大师的民国,中医耆宿也是比比皆是。比如,张锡纯、萧龙友、孔伯华、施今墨、汪逢春、赵景彬、陈莲舫、张聋等。对比现在,西医专家多如牛毛,而真正的中医大师也是凤毛麟角。为什么?大家都应该知道。

常常听到抱怨,找不到好中医,这是实话啊。如果国医大师是好中医的代名词,可是一般人找不到啊。那些分布在各级医院里的中医大夫,有多少学懂了《伤寒论》《金匮要略》,熟悉《黄帝内经》的?过去的老中医对经典背得滚瓜乱熟,现在呢照着读都读不顺溜。这样的大夫会治病吗?

鉴于对经典的漠视,他们即使偶尔在用经方也是在押题,很多都是用几个时方在对付。治好了是偶然,治不好是必然。

经方君臣佐使极有法度,用经方就要用经方的量,而且药物的用量至关重要,不遵守这个规矩,凭空臆想药量,那不是在用经方,当然也不会有效。

有些大夫把感冒视为小病,却治不好,甚至还对被人说连感冒不会治愤愤然。三只指头位置都没有放对位置,还在装模作样把脉。连一般感冒都不能治好,更不用说其他病。中医每况愈下就是从他们这些人开始的。

什么是高手?感冒患者来了,不说一剂知二剂已,就是三两副药就能治好,那就是高手。这样的人一定会治其他所有的病,因为所有的病不是看病名,而是一律辨证论治。如果大部分中医大夫都能做到这个水平,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肾病,这么多肿瘤癌症。

更为可怕的是,感冒都治不好,却在开大处方,动辄二三十味,一开就是几十副,这种处方,绝大多数是思维混乱。只有一点是清楚的,这些药物里面没有偏性过大的像马钱子、附子、乌头之类的药物,反正吃一个月两个月也吃不坏你,也治不好你的病。目的是在卖药,靠卖药弥补收入。这种大夫是混在殿堂里的另一种“江湖骗子”。

这种做法的罪恶在于,让病人花很多钱,吃很多药也治不好病,从而增加患者对中医药无效的怀疑,是对中医的变相破坏。

看到一篇文章,大概是说治病其实很简单。开始,笔者认为是不是在说大话,看完之后,才知道人家没打诳语。因为人家对伤寒金匮等经典吃得很透,临床主要以经方为主,经常是有是证用是药,一剂知二剂已。一些在别人眼里看起来被安上稀奇古怪吓人半死的病名,经人家辩证治后,根本用不了几味药,就那么“很简单”的给治好了,甚至连患者都怀疑:医院花费如此巨大,他们究竟干了什么?

书中说,一女患者医院诊断为癌症之后,三魂去了两魂半,惶惶不可终日。亲属说不能单凭一家之言,再到其他医院诊断一下。在另一家医院一通诊断后说不是癌症,她皱结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一家说是一家说不是,她心里还是不踏实,又找了一家医院,又是全部检查,诊断结果又和第一家一样的结论,她刚刚有的一点希望之光突然间熄灭了。最后,经人介绍找到一位民间中医,医生听了陈述之后,经过详细问诊切脉,断然告诉她不是癌症,并告诉他可以治愈。最后,只用了12副药就好了。

从这个患者的就诊经历,突然间有了两个怀疑,一是科学仪器的精密度问题;一是三根指头用好了是不是胜过仪器的问题。

中医能够治大病,能够治西医治不了的病。我们都知道,可能全世界医学界也都知道,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所使用的清肺排毒汤吧,这个方剂就是新冠肺炎的克星。它是由四五个经方取舍药味合并起来的一个合方,中医有句话叫“合方治大病”。新冠肺炎就是大病,就要用合方进行治疗。这个方剂,一位中医院院长说,使用的方法是“大水漫灌”。未感染者能防止感染,已经感染的能治疗。大规模临床证明,这个方子就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方。花钱少,见效快,没有副作用。

组合出如此缜密的合方的人,不是著名老中医,也不是国医大师,是名不见经传的民间中医葛又文先生,他怎么组合出来的,张仲景“告诉”他的。由此可见,经方连新冠肺炎这种人人谈虎色变的可怕疫病都能治疗,还有什么病不能治疗呢?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老老实实学习历千年而不朽,常用常效的中医经典、千金妙方呢?

传统的东西能够流传下来是因为它的生命力强大,中医药文化能够两千多年历久弥新,是因为他是中华民族的保护神。

说到经方治大病,有必要说说另一位民间中医,这位民间中医叫张庆军,河南安阳人。他是医科大毕业的准西医,后来爱上了中医而一发不可收拾。他对《伤寒论》、《金匮要略》的领悟,研究和发挥,可谓见解独到,很多都是发他人所未发,言他人所未言,而成一家之言,而引起共鸣。

他把《伤寒论》每一条进行破解,把《金匮要略》每一个病进行研究,最后形成了自己的简捷的六经辩证方法,和病脉证治诀窍,通过临床反复验证,屡试不爽。

他的书中有这样一个病例,用的是中医诊断方法,最后用西药进行治愈。

一个女病人,她觉得身上没劲儿,除此之外再无症状,跑到市里最好的医院就诊,医院让她做了全部检查,最后怀疑妇科肿瘤。病人又到省里最好的医院,又做了很多检查,有的说是肿瘤,有的说不太像。住院输液几天也不见效。让我帮忙看看,假都请了,准备一过小年就上北京。我到病人家时,家里一片狼藉,冷冷清清,毫无节日气氛,病人躺在床上,满面愁容。她丈夫拿出厚厚的检查结果,和厚厚的片子让我看,我说别让我看那些东西。你找了那么多专家,要是肿瘤早定了,还用我来下结论。

我又问病人,你感觉有什么难受不舒服?病人说,主要就是没劲儿,提不动东西。我又问腰疼不疼,说腰疼。我又问,身上紧不紧,答有点紧。

问完了,我哈哈大笑,对病人说,一个感冒而已,没必要去北京去。两口子一听,很高兴。但又问,为什么大医院不知道是感冒呢?我说大医院光想大病,很少治感冒,所以就误诊了。病人问咋办?我说简单的很。找个小诊所,打一针,用两支安痛定加一支地塞米松,十分钟就见效了。病人按我说的去做,果然打针十分钟后就觉得舒服多了。我让她减量为一支安痛定,一支地塞米松,连打三天。这个病人就好了。也不用去北京了。

读了这个案例,给人的感觉是省市最好的医院居然连个感冒都诊断不出来,却给人扣上肿瘤的帽子,把一个农妇吓得到处求医。幸亏这位农妇没有在这两家“最好的医院”住院治疗,否则,如果按肿瘤治疗,大量的治疗肿瘤的药进入体内,简直不敢想象会出现什么后果?

一位优秀的中医就是全科中医,就是一所医院。不要问人家会治哪些病,擅长治哪些病,所有的疾病都能在他四诊后开出对应的方剂。越是全科中医,用药越是简单。有一位国医大师挂号费1200元,开的药却只就几味,也没什么贵重药,也花不了几块钱,可是吃了就能治病。挂号费看起来很贵,但是把病治好了,你说贵吗?

怎样看中医?这是一个问题。如果你相信中医,就不要等吃了很多西药,西医没办法治疗了才去找中医,让中医来收拾这个烂摊子。要一开始就找中医。为什么?因为西药有很多副作用,很多西药说明书中有对肝肾损害的字样。这种情况下,再找中医是很不好治的。治好了还好,但也有可能患者会认为是原先西医的功劳。治不好,患者又会说中医不行。

看到一篇报道中说,有的胶质瘤患者,天坛医院的大夫也会私下里介绍给一位专治胶质瘤的民间老中医治疗。

有的中医对经过西医反复治疗的患者不予接诊,也是基于西药严重副作用的考虑。

有一位老中医知道很多患者找他时已经在别的地方吃过很多药,他会先让患者喝三天甘草汤把残留在胃里的“毒素”进行清理,然后再开始治疗。

有的患者,内心的想法是找中医看病就应该便宜。他可以对西医几千几万治疗费一言不发,甚至觉得治有所值。好像治疗时间越长,动用设备越多,多收费就是理所应当。而对中医收费几十元或者几百元就满腹牢骚。如果你一副药给他治好了发高烧,收他10块钱,他会觉得也就这个价,治好了理所应当,我是花钱了,心里并不感恩。如果收他50块钱,说不定他脸色马上就变了。心里会说,就这点药值那么多钱吗?

这种人,大有人在。这种人,只知道工程师在图纸上点一个点就值一块钱,而不知道能把这个点点在这里需要多少年的经验才能磨练出来。所以,从某种角度考虑,这种人就适合那些徒劳无益又颇费钱财的无效治疗。

在他们看来,吃一辈子药那才是治疗,吃一片药治好了那不叫治疗。他们需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

所以,对中医怀有偏见,经常诋毁中医的人,如果找你看病,不要给他看,看不好他会大肆诋毁,看好了也不会感恩。

对昧着良心说假话的人,不要治疗。有位患者找到医生,说网上说怎么怎么,他立马正色说:网上的东西你也敢信?

说这种话的医生从来不上网吗?有个患者说,他用中药治好了胃螺旋杆菌。那位医生说,他从来没听说中药能治好这种病。

对于这种骨子里不相信中医、对中医药又无知的人,如果找你治疗,需要坚决拒绝。

中医、西医各有优势,需要优势互补。取长补短,但不能昧着良心睁眼说瞎话。如果不顾事实,肆意诋毁,不是蠢就是坏。

640-11

最近今日头条刊发了一篇文章,值得深思——

刘大夫194 的呐喊

在这个医疗行业中,患者可以给西医一万个机会,可以原谅他一万个错误,可以原谅他胡作非为,可以原谅他杀人放火,可以原谅他坑蒙拐骗,甚至不但可以原谅他犯了错,而且还会再给他机会治疗,更有甚者,不但会原谅她,还会给他歌功颂德。
但唯独不给中医机会,中医的机会只有一次,仅仅只有一次,甚至这一次的错就会给整个中医行业带来灾难,就会是整个中医行业的错,哪怕是一个小小的错误!甚至你把他治好了,他会说:这是吃西药以后的延迟效果!功劳都是人家的,一切错误都是中医的!
这就是医疗行业。这个社会太不公平,太扭曲,真的,扭曲的让你难以想象!
昨天一个叫“微州米勒”的头条网友,因为吃了一副中药没效,而把整个中医行业“哈哈哈中医”了!这是多么蔑视的态度!
昨天一个老者,因为第一次吃中药效果明显,第二次无效,而拒绝治疗了。我苦口婆心,也无法劝回,只能无奈地放弃!
上个月,一个癌症患者,因为在医院放疗而出现反应,而把出现的反应推给我开的中药,致使我开的中药七付,还剩三副没吃,出院后,顺嘴流涎液,坐那不停地吐。还问是不是吃中药引起的?
……太多太多!我目瞪口呆,我无语,我无奈,我!!!作为中医真的太难太难!

人已赞赏
法规

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

2021-4-17 14:01:14

经络

【经外奇穴】大骨空穴准确位置图

2021-5-11 19:29: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