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反黑,一剑封喉!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以下文章来源于五味子医生 ,作者方震宇

640-29

作者:方震宇,五味子医生;上海民间中医,中医狂人。

最近武汉新冠流行的一个观点:“中医从来没有赢过一场网络骂战,但却从来没有输过一场民族大义!”就这个观点的初心看,当然是力挺中医的,但有些悲壮。作为一个能治病的医学,当然是要民族大义的。当众生在向一个医者呼救的时候,中医当然要去救各种中医粉、去救各种中医黑、甚至孙思邈也会去救生病的老虎,这是一个医者的职业担当,是人道主义。但难道中医真的赢不了一场“网络骂战”吗?在这些打着“科学”的幌子,对中医进行无端污蔑者面前,我们中医人难道只能忍气吞声的默默干活,或者灰溜溜的走掉吗?中医治好了患者,被教育是伪科学、自愈、心理作用,出了点医疗风险就被教育中药有毒副作用,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中医人能不能赢得下一场“民族大义”?

中医从来没有赢过一场网络骂战

但却从来没有输过一场民族大义!

纵观中西医的各场“网络骂战”,他们偷换概念、以偏概全、倒置因果、转移话题、威胁恐吓,各种无赖手段无不用到极致,但我们中医呢,难道只有老老实实看病看到逐渐被消灭吗?这哪里是“民族大义”!真正的民族大义是要掌握辩论武器,去赢得每一场网络骂战的胜利,让更多的人为中医的声音喝彩!

辩论之王

如果说到辩论之王,那一定是佛教。古印度佛教“降服外道”主要就靠一张嘴,其代表就是唐代玄奘留学的“那烂陀寺”(Nalanda Temple)。当年那烂陀寺的“护门班智达”专门负责迎接各路外道的挑战,游戏规则也有些残酷:双方各备一把刀,辩论失败者两条路:可以放弃原来信仰皈依胜者,或者挥刀自杀。当然里面各种辩论故事精彩纷呈,护门班智达如果搞不定,那寺院的层层高手就会出来助阵,架势颇象金庸武侠小说中描写的“少林寺”。

在那烂陀寺的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集结全寺力量才能战胜的“外道”,但最后整个那烂陀寺的灭亡是被波斯军队屠杀。

以性命相搏,以超越生命的信仰相搏,和历史上的无败绩,这三条就能论证:佛教是辩论之王!

唐朝的玄奘法师,就是在这所学校里受过系统的辩论训练的,具体可以参见《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当年东土大唐高僧在戒日王面前威震整个印度的那场辩论,就是玄奘法师将他所著《成唯识量论》刻于石板,他也按照辩论游戏规则准备了刀,并宣誓:如果有人能证明这本书有一句错误,我自裁于天下!最后玄奘不战而胜。

当然,内行人知道这“不战而胜”是有水分的:玄奘属于唯识宗,而佛教空性中的中观宗与唯识宗之间的辩论在那烂陀寺持续了几十年不分胜负。所以要是上去一个中观宗的,玄奘的那把刀会不会用得上,就难说了。但中观宗也不是“造杀宗”“没事找事宗”业了,同门师兄还是在台下鼓掌呵呵吧。

在中观宗,辩论最厉害的是“中观应成派”。应成派的逻辑就是:只要能说出来的观点一定错,故反方必胜!禅宗的“不落文字”指的就是这个。道家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也有点这个意思,但没有见过道家有完整的辩论体系和训练。在佛教行内有一句笑话:中观应成派的鬼不说话。他让你先说,只要你说了,他上口就是“错错错”,然后通过事实与逻辑,告诉你错在哪里。那你要问他什么观点,他说:我没有观点,念佛,打坐!所以,要是上台一个中观应成派的辩手,玄奘的那把刀真的会耐不住寂寞的!

曾经有一个熟悉的法师,也算是能开坛讲课的,我和他玩游戏,我说因果不存在,用3分钟和他演示了一下因果不存在的道理,他冲过来要打我!其实不是因果不存在,而是他根本没有辩论技巧,稍有技巧一句话就可以把我撂倒。

在辩论中能掌握到这层技术,在网络骂战中往往考虑的不会是如何战胜对手,而是尽量不要去伤害,毕竟攻心为上、攻谋次之、攻城为下。再去看看所谓中医粉和中医黑的网络骂战,真的惨不忍睹!一个观点一亮就是满身的漏洞,反击者非但没看到,还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对方让对方打,有这么打架的嘛!

 

所以,本文从辩论技术的角度,尽量通过一些实际中西医辩论案例,从理论到实战介绍了一些中医黑对中医无端指责的反击之术。反正中医被攻击也好多年了,从观点到内容翻来覆去也就这么几条,换汤不换药。这样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反方必胜”的运用就简单很多。就医学来说最难的是看好病,中医看病都能看得那么好,学点嘴皮子功夫还是很简单的。

永远不要和中医黑讲道理

和中医黑辩论的第一条原则:永远不要和中医黑讲道理!比如那条最“光辉”的论断:中医不科学!永远不要试图在一个中医黑面前解释“中医是科学的”,因为“科学”这个词,到现在都没有明确定义。对于一个没有明确定义的词,你怎么解释都会有满大街的漏洞被攻击,言多必失。也千万不要说“中医超科学、中医是玄学、玄学超科学”等等,超科学不就是“不科学”的一种注释吗?玄学不就是坐实“神棍”、“跳大神”吗?这么吵架难怪有点知识,有点脑筋的人会离中医越来越远!

对于这种“概念本身有问题”的辩题,最好的方法是让他解释,只要他一解释定义,就一定有攻击的漏洞。比如直接问:什么叫科学?或者委婉一点:为什么西医是科学的?厉害的辩手就是不停的问,不停的在对方的回答中找漏洞,只要发现漏洞就能一剑封喉。有时还能在提问中给对方“挖坑”,比如:yes or no?前提是无论对方回答yes还是no,一定是错的!好比你不是骂我是狗吗?那什么叫狗?他要是说:狗就是两个眼睛,一个嘴巴,那你不也是狗嘛!这里面的道理就是:要说科学,中医和西医都是;要说伪科学,其实中医和西医也都是,所以一切要论证中医是伪科学西医是科学的所谓“观点”,都能在西医领域中找到相同点而一剑封喉!

因为说“中医不科学”属于对中医的一个最根本指责,故这里做一个详细分析:

先解释一下“科学”:科学的根本定义是“靠事实说话”。那中医能治病是不是事实,有没有实验室数据,其实就很清楚了。所以“一定不要和中医黑讲道理”的道理就在于此,你的所谓任何事实在他面前都不是,所以必须一剑封喉,让他在你面前永远都不敢再说这个话,这才是硬道理!

科学现在有两个定义:狭义和广义。西方普遍用的是狭义科学定义:常识、宗教、科学、哲学的并列。所以这里就有很多可以攻击的点:比如人要吃饭,不能吃屎,这是常识,但不是科学。西医大多信上帝,西方科学家都信上帝,这是公开而合法的“神棍”,凭什么说中医。

但如果科学和哲学的关系,这里就涉及到更广义的科学概念:国内把哲学定义为社会科学,所以国内的一些高级中医黑就玩起了“概念转换”:先用西方概念说“哲学非科学”然后由这个因得出果“中医包括哲学,所以中医非科学”,然后直接推论“中医是神棍(是信仰)”。

这是一种极其下劣的辩论方法,你要说哲学属于社会科学,他说你不懂科学定义,你说哲学不属于科学,那正好坐实“神棍”论断。曾经有一位和方舟子一搭一档的“物理学家”,他在朝,方舟子在野,联合攻击中医“不科学”、“伪科学”,可惜了网络骂战我没有上场。

他有很多光辉论断:包括把原子弹投到青藏高原“搞建设”,什么东西!美国人想投中国原子弹还没机会,他想让中国政府练“葵花宝典”呢!还有就是“西医没有哲学所以西医是科学,中医有哲学,哲学不是科学,所以中医不是科学”,“中医看病还用阴阳五行,所以中医不科学”,“西医不停在进步,中医《黄帝内经》3000年没动,所以中医是伪科学”,“阴阳五行不唯物”等等。

对这种人一定不能和他讨论“科学”的定义!

一剑封喉之法: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所有攻击中医的理由,如果在西医或者在他不敢得罪的领域成立,那他会立即崩溃。

在西方这个问题很好办:信仰上帝科学吗?西方的执政体系就是“God Bless America”,方舟子之流敢在美国教会叫嚣打击伪科学是会被乱棍打死的。

在中国呢,反问他一句话就可以:马克思主义也来源于哲学,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吗?

当然还有其它方法,但这是让他直接崩溃的最好方法。好比秦侩收了金国的钱,要用宋高宗来灭岳飞,但如果宋高宗认为秦侩在打他的脸,那历史说不定会改写!

至于中医用阴阳五行,那西医检验科报告里满大街的“阴性”“阳性”啊,西医也是伪科学?其实阴性阳性就是Negative和Positive啊,分民族语言和国界吗?一剑封喉!

《黄帝内经》3000年没动就是伪科学,那1+1=2,从上帝造人开始就没动过,数学是伪科学?再过5000年,人的骨头会不是206根?《解剖学》是伪科学?我曾经和基督徒辩论上帝创造数学,我就问一个问题:上帝造数学前1+1=?他瞬间崩溃!

阴阳五行不唯物,何为“物”?只要他敢说是物质,那还是这个问题:1+1=2是什么物质?要是“唯物主义”就是指物质,那马克思主义太蠢了吧!

曾经有个高级中医黑想设套害我:那天我们辩论经络,他说经络是扯淡,我说经络有物质基础,但我们还没发现,他就问我:鬼神的物质基础是什么?这是一个yes or no的双难问题:要是我和他讨论鬼神的有无,其实也就坐实了我是“神棍”;要是不和他讨论,那也就证明“经络存在是扯淡”!这个问题我和他周旋了2天,他也紧咬不放。最后我找到灵感:鬼神的物质基础你怎么会不知道?泥巴和木头啊!傻蛋!你应该问我火星的物质基础,我肯定不知道,然后我会乞求你千万不要否定火星存在!他瞬间崩溃!

现在回想,当初我陷入窘境就是因为还想和他讲道理,这种中医黑只要你和他论理,他一定会攻击任何理由的漏洞,记住:反方必胜!除非你有超胜的辩论技巧,让他成为正方。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是问:为什么经络不存在?无法证明啊!那你能证明你是你妈生的吗?这时对方如果伶牙俐齿,唯一的方法是和你对骂:你TM才不是你妈生的呢!注意:千万不要和他对骂,理屈词穷是失败的前兆,一旦对骂你就和他同等下劣了,这时记住要回到主题:所以无法证明不能说明经络不存在(你还是你妈生的)!完胜!

这里还有个问题:既然这些中医黑用心险恶,永远不可能被说服,那骂战还有什么意义?意义有三:1.锻炼自己辩论技巧、反应和心理素质。2.摧毁对手心理防线,让他以后再不敢随便说这类话。3.用“围观”效应教育群众为中医喝彩。

找到反例,攻击必胜!

说完科学再说“伪科学”。说“中医不科学”其实是对方攻击,所以还需要攻防转换,但说“中医是伪科学”,那其实我们天然在反方,就简单很多。只要3个字“为什么”?就能把对方逼死。卡尔·波普尔“伪科学”的定义:不可证伪性,本来就是攻击“上帝创造世界”的,现在基督世界居然用这条理论让其走狗来攻击中医,真是可笑之极。后来连卡尔·波普尔本人,也发现越是基础的学科越有“不可证伪性”。所以,无论西医、科学界有很多基础学科,随便找几个反例就能让对手瞬间哑火。

 

找反例是件非常有趣的事,但有时候也很困难,尤其是我方面对一个陌生行业而对手又非常熟悉这个行业。因为支撑一个观点需要很多事实或现象,尤其是当现象和观点之间缺乏必然因果联系,这时找到一个反例就能让对方的观点崩溃。这时就只需不让对方顾左右而言它转移话题,则我方必胜。在佛教辩论中,用佛经来论证对方错误是极其厉害的手段,这需要我方熟悉佛经,要论证对方引错佛经观点才能反败为胜。

比如上面的西医也用“阴阳”,就是反例。马克思主义是哲学也是科学,也是反例。找中医黑观点的反例是极其简单的事,因为他有立场、有维护,比如维护西医、维护领导,那就从西医、从领导那边找反例,只要熟悉这些领域,一定是能找到的。只要找到反例,辩论瞬间结束,比攻击逻辑漏洞简单很多。

反而是某些领域“专家”的经验总结,如果不熟悉这个领域的各种案例就很难驳倒对方。比如有一次我和我儿子讨论“人能不能飞”,他说要飞必须有翅膀。那辩论的焦点就在于我能不能找到“没有翅膀也能飞”的案例,只要能找到他瞬间崩溃,找不到就要从翅膀和飞的逻辑因果关系找漏洞就很麻烦。在“百度”里我打入“飞”,不一会儿就跳出当时的那部电影《让子弹飞》!其实后来发现还有很多反例,比如气球、直升飞机甚至梦境,反例比比皆是。还有一次著名企业家史玉柱为了论证“产品降价竞争是自杀行为”这个观点,他公开问几个创业者:你们能不能找出一个企业降价竞争后还能活5年的?可惜我不在现场,如果我在的话史玉柱可能会请我吃饭了。我可以讲出2个企业:中国联通、神州电脑!

甚至,找反例也未必要从对方观点找,某些基础观点根本无法定义(比如常识性问题),就可以从常识入手找,从对方行为找,同样可以将对手论点一举击溃。比如有一次我和我儿子讨论幸福和痛苦,他突然问我:什么是痛苦?对于这种问题,无需饶舌,扔把刀过去扎一下自己脚就知道了!这种辩论在佛教里经常有,某人吹嘘自己境界高,那就弄个打火机烧一下手,看看境界到底如何!

某西医名人自己女儿非典了交给中医治,只要掌握了这个“反例”,他所有对中医的攻击都可以让他瞬间熄火。比如他曾经说:必须要有证据和数据,中药有效,证据在哪里?那我就要问了,既然中药有效没有数据和证据,您怎么得非典的女儿送给中医治疗了呢?科学吗?他还有观点:中医的优势是保健(不是治疗),中药养生也是需要试验研究的(也不靠谱),比如八段锦就很好。原来中医的优点在他眼里就只剩一个八段锦!那我就要问了,他女儿得非典,他是送到中医那边学八段锦?所以,只要这种“反例”找到一个,任何西医名人就再也别想在我面前喷中医了!

还有人攻击中药有效成分不明:有效成分不明,怎么能说明药理机制?这些都不知道又怎么能证明有效?所以中药必须解决这些问题才能证明是药!这又是一例完全用西医标准来绑架中医的观点,如何批驳?找反例,用阿司匹林!阿司匹林是寒热温凉中的哪一个?阿司匹林是酸苦甘辛咸?阿司匹林是退太阳热、阳明热还是少阳热?你阿司匹林这些都说不上来,怎么能证明它退热!用这个反例就能充分证明中西医属于两个语言体系,无法相互解释。

用比喻来攻击其不合理性

很多中医的不合理现状、不合理政策法规、不合理观点,其实都有伪善的包装而极具欺骗性,而很多别有用心的人也利用了这些包装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对这些问题的阐述如果过于冗长,造成读者的视觉疲劳就会失去驳斥的力度和说服力。那么,很多时候一个形象而精悍的比喻,就很能说明问题,而且容易给对方造成深刻印象,在网络骂战中可以极大的镇摄对手,在汇报工作时又可以让对方留下深刻印象,有利于了解中医行业规律,改变一些对中医不利的政策和法规。

比如那个让中医毙命的“中西医结合”政策。就可以把中医和西医比喻为两个语言体系:汉语和英语。中国人学英语,美国人学汉语,促进交流沟通共同进步,这些都是好事,但说是要把两个语言结合创造新语言替代汉语和英语,这个就荒唐了。而“中西医结合”就是这么个荒唐的提法。

再比如现在整个中医体制的立法权、行政权、话语权、都是掌握在西医手里。以至于这次新冠的“李跃华事件”,本是一个赤裸裸的无证行医的违法案例,却在体制外中医界激起民愤,矛头直指这部完全来源于西医的《执业医师法》,其在中医行业中的适应性甚至是合法性。这时候中医黑、西医界、法律界、中医体制内都有各种声音说:行业需要准入门槛,门槛越高越好等观点。这时候用个比喻往往就能点明要害:现在的语文教研组组长是数学老师,进入语文教研组的门槛是看你的奥数成绩,你说这个门槛是高点好还是低点好?还是要换个门槛?

上述比喻还是属于“摆事实、讲道理”类的,只是属于解释问题的范畴,在网络骂战中就要尽量用突破底线的暴力比喻一下子摧毁对手,让他从今以后黑中医时会做噩梦。这类比喻尽量用“屎”、“吃屎”、“猪狗”等暴力语言内容。

曾经有过极其恶心的男人在网络上炫耀他的“三妻四妾”,因为是网络骂战,丝毫不用顾忌有什么不良后果,我就用了4个字让他终身难忘:配种公猪!

比如说起中医或中药,中医黑就要拿点恶心的说事:《伤寒论》中的烧裈散,《本草纲目》夜明砂、人中黄和人中白等等。其实这些所谓的药,除了感官恶心,对人体的伤害,对自然的伤害要比化学药品少多少?但就有人提到中药治病,就说:中药啊,那不是让人吃屎嘛!我一般的回答是:想想蔬菜就知道了,吃屎的叫有机,吃农药的叫垃圾!或者:有些人在别人的饭里面找屎,在自己的屎里面找饭。

找比喻的关键,是要顺杆爬,就是用他的逻辑生成一个大众都无法接受的比喻,用这个比喻直接将对方击倒!

我这边最精彩的一个案例是回敬一位基督徒对佛教的攻击:她说释迦牟尼佛的前世作为一个小王子舍身喂虎,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是对王族不负责任,对国家不负责任。我也一下子被这个“骇人听闻”的观点打懵了,救渡众生居然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也亏她想得出来。对于这种挑衅我信仰的言论,我每次都要用最暴力的方式回击,最后让我用比喻找到了攻击点。第二天我问她:要是你妈掉河里要被淹死,你救还是不救?一定不能救啊,你还要对家庭负责,对国家负责啊。要是别人要跳下去救你妈,你也必须劝阻。他也有家庭、有单位、有国家,他救你妈也是不负责任,不珍惜生命啊!所以你必须看着你妈死,这才是珍惜生命,对社会负责!

运用专业知识一剑封喉

在专业领域的辩论,对辩手就有专业素养的要求。比如辩论儒家文化要熟悉《论语》《孟子》,辩论佛教观点就要熟悉各种佛教理论体系和佛经。但非常遗憾的是,在网络论战中,我只看到中医黑在钻研各种中医的漏洞,他们在钻研业务,而职业的中医师反而没几个在钻研业务的。

中医界的黑天鹅事件:马兜铃酸。其实在03年已经把含马兜铃酸的所有药物都请出了药典。我在“丁香医生”上查阅了原始资料和最早的一些科普文章。但中医黑定期拿出来炒作,他们别有用心的修改个别词句,隐匿一些药理资料,以便不停地造成新的大众恐慌。对于这种问题的驳斥,只要简单的列出事实和药理实验依据结合语言技巧,谣言即可破碎。比如:关木通、青木香、广防己,03年已经禁用,马兜铃也无医生使用、无药房敢进,寻骨风本来就不是常用药。所以现在再指责“龙胆泻肝丸伤肾”,根本就是混淆关木通和木通的概念,恐吓无知群众!好比污蔑贝多芬,就把自己家的狗起名贝多芬,然后振振有词地说:贝多芬是条狗!

这里推荐《中华本草精华本》,这部中药学巨著应该成为每一个临床中医师必备参考书籍。常用535味中草药所有基础药理实验,毒性实验,里面的资料是非常权威的,极具参考价值。查阅这些资料就可以清楚的知道:威灵仙不含马兜铃酸,药材细辛不含马兜铃酸(细辛是马兜铃科,但马兜铃酸分布于叶,而草药细辛用不含马兜铃酸的根)。

“丁香医生”上面的原文是:

“已知或怀疑含有马兜铃酸的药材:马兜铃、关木通、天仙藤、青木香、广防己、汉中防己、细辛、追风藤、寻骨风、淮通、朱砂莲、三筒管、杜衡、管南香、南木香、藤香、背蛇生、假大薯、蝴蝶暗消、逼血雷、白金果榄、金耳环、乌金草等。

可能与上述药材混用而搀杂马兜铃酸的药材:木通、苦木通、紫木通、白木通、川木通、预知子、木防己、铁线莲、威灵仙、香防己、白英、白毛藤、大青木香等。

含有以上药材中成药:龙胆泻肝丸、耳聋丸、八正丸(散)、纯阳正气丸、大黄清胃丸、当归四逆丸(汤)、导赤丸(散)、甘露消毒丹(丸)、排石颗粒、跌打丸、妇科分清丸、冠心苏合丸、苏合丸、辛荑丸、十香返生丸、济生桔核丸、止嗽化痰丸、八正合剂、小儿金丹片(丸)、分清五淋丸、安阳精制膏、辛夷丸、儿童清肺丸、九味羌活丸(颗粒、口服液)、川芎茶调丸(散)、小儿咳喘颗粒、小青龙合剂(颗粒)。

这叫科普?什么叫“已知或怀疑”?什么叫“可能……混用而掺杂”?然后又出来一个“含有以上药材中成药”列表……?请问科普文章是要把科学讲清楚还是讲糊涂?

什么意思?

  1. 先说:查到3个杀人犯。
  2. 然后说:和这3个杀人犯关系密切的100个人也很可疑。
  3. 接着说:如果和这3个杀人犯名字雷同,身高雷同,相貌雷同,那就有10000个。
  4. 最后的结论是:上面的10100人分布于500家企业,这些企业的定义就是“有杀人犯的企业”!

其实类似于“马兜铃酸遭遇”的中药还有很多,比如生首乌和制首乌,泽泻等等,在讲到“中药有效果”的时候,中医黑说:中药有效拿不出任何药理学试验。在说中药毒副反应到时候,中医黑说:药理学试验表明某某中药是有肝肾毒性的!难道党和国家的药理学专家都成为他们的打手了吗!

这些中医黑,还恶意混淆中药毒理试验的方法:比如短期大剂量测试和长期低剂量测试做出的毒性,比如水提物腹腔注射、静脉注射的毒性结果,醇提物腹腔和静脉注射的毒性结果,每公斤体重用量等等,凡是不利于抹黑的一律删除。结论就是一句话:药理实验证明某某药物有肝毒性(或者肾毒性)!

问题是现在有几个临床处方中医师,在研究自己每天所用的中草药的安全性、可靠性?被中医黑一句“细辛有马兜铃酸”“首乌有肝毒性”就吓得不敢用药,药房也不顾中药疗效如何,只知道自己别找麻烦就不进。更何况还有生南星、生半夏、斑蟊、马钱子、附子、乌头……。为什么西药的毒性药物治不好病,打个科学的旗号就能大行其道,而中药的有效药物只要被污以“肝损、肾损”,就要被消灭于临床?

中医人要有自信,面对种种污名要冷静、要面对、要分析、要研究,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剥掉种种伪装后,就一定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揭示对方的污浊,剩下的就只是告知于天下。

双盲对照是个什么东西?先用制药来绑架西医,接着继续用双盲绑架科学。哪个西医选抗生素是“双盲”选的,真当西医眼睛“双盲”了吗?制药企业的规则用于临床完全是另一回事,西医中医都一样,请问来一个明确的细菌感染患者,10个抗生素里选一个,怎么双盲!居然还有人质问中医,为什么3000年以来中医没有双盲?请问中医有化工厂吗?大自然把药造好了让中医去选,让西医来帮我设计双盲啊!造给虫子吃的农药要双盲,施大粪要双盲吗?为什么没有中医把这些研究清楚后,告知于天下!

中医没有双盲就不科学了吗?哪个科学家说“双盲对照”是唯一的科学标准?这些扯淡问题中医界就需要出一个内行人把它剥个精光,看看是它科学还是我科学!

还有循证医学。是谁定义中医是经验医学,又有谁定义循证医学不包括经验,接下来就是中医要接受“循证医学的改造”的奇怪逻辑?

请问中医的核心:阴阳五行藏象经络,是经验吗?中医治疗非典、新冠,100年前有经验?中医有那么强大的理论体系,怎么会是“经验医学”?然后又是谁说“循证医学”不包括经验?循证医学创始人之一:David Sackett(萨科特教授)在2000年新版“怎样实践和讲授循证医学”中,再次定义循证医学为: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当前所能获得的最好的研究依据,同时结合医生的个人专业技能和多年临床经验,考虑病人的价值和愿望,将三者完美地结合制定出病人的治疗措施。这里清楚地表明循证医学的三个组成部分:研究依据(没说双盲哦!)、技能经验、病人主观要求。所以标准的“循证医学”包括了经验,甚至包括病人的主观感受和期望。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或许中医比西医更“循证”!

更为恶劣的是一些所谓“科学论文”,直接通过课题设计玩数字游戏,想尽办法让中医“躺枪”,甚至替西医“躺枪”:去年上海某三甲医院的一篇“国际顶级”论文在社会广为流传,引起我的注意。该论文题为:《中国大陆药物性肝损伤发生率及病因学》刊登在国外消化疾病领域顶级期刊《胃肠病学》(Gastroenterology)。其号称是国内迄今发表的最大规模的药物性肝损伤流行病学研究。研究者收集了从2012-2014年在308家大陆医院确诊的25927例药物性肝损伤病例,并分析了这些病例的人口特征和临床治疗经历。

论文的结果是:1.我国大陆地区普通人群中每年药物肝损发生率至少为23.80/10万人,高于西方国家。2.各类保健品和传统中药导致了26.81%的药物性肝损伤。抗结核药(占21.99%)、抗肿瘤药或免疫调整剂(占8.34%)。

于是,这篇论文被各大科普媒体广为传颂,其招人眼球的标题是:最新研究首度揭示:国人超1/4药物性肝损因使用中草药和保健品

其实作为临床医生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国内肝损一定超过国外,为什么?过度治疗!罪魁祸首是滥用西药!但这篇论文完全颠倒黑白,往中医身上泼脏水!

  1. 请问把保健品和中药混为一谈是什么意思?比如:深海鱼油、蜂胶、各种维生素微量元素的合剂、硫酸软骨素。如果购买了假冒的上述产品,吃出肝损,数据算中药还是西药?
  2. 就算是中药保健品,难道吃出肝损都是中药问题?比如各种药酒,喝出肝损是酒精问题还是中药问题,算在酒精头上还是中药头上?
  3. 中药的不按规则胡乱使用,尤其是西医乱用中药,比如胰腺炎、便秘、减肥乱用大黄,造成的肝损数据算中医还是西医?
  4. 中西药同时使用,比如化疗或者其他抗肿瘤药物使用同时用中药,发生的肝损是算中医还是西医?

 

这个课题,故意把中药和保健品混为一谈,方便做高数据;而把西药进行细分,做低数据,难道不是居心叵测!如果把西药也加在一起的话,那么显然数据就是:中药和保健品肝损率为26.81%,而西药肝损率为73.19%!!!中药西药,哪个更安全!

在中医黑聚堆的网站和论坛里,这类“真正的伪科学论文”比比皆是:什么针灸治疗某某病和西医的疗效对照?针刺扎头痛有超过100种方法,抛开医生水平高低看疗效对比?扯淡都不知道扯哪里去了!

最后

本文写到这里,相信任何一个中医行内人都不会再怵于对中医的任何指责与谩骂,需要的只是熟练运用各种技巧,增加经验。这几十年作为整个中医行业,屈辱承受得太多太多!但我们依然要钻研,依然要自信,依然要自尊,中医西医同样伟大。中医人有了这份自信,在针对各种谩骂时,就应该确信对方的各种理由肯定不会成立,无非是论战技巧问题,而技巧是可以学习可以磨砺的。

最后的劝告是:攻心为上、攻谋次之、攻城为下。毕竟想置中医于死地而后快的雇佣打手是极少数,大部分只是不明真相被事实蒙蔽者的瞎起哄,所以大量需要的还是摆事实、讲道理,做真正的中医科普。但一剑封喉之术,还是必需要掌握的。

中医确实应担当民族大义,但这种大义不应回避或者逃避任何一场网络骂战,而更应该在网络骂战的胜利中体现这种民族大义的担当!

人已赞赏
健康生活

原来反中医可以拿钱?

2021-6-28 6:02:34

健康生活

中医黑被中医治好了!武汉中医方舱医院首批23名患者出院

2021-6-28 6:05:09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部分文字/图片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199-5678-6827]。从该公众号转载本文至其他平台所引发一切纠纷与本平台无关。支持原创!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